易纲:不能让百姓手中票子变“毛”了

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19-12-02 01:09:08
浏览

  易纲:不能让百姓手中票子变“毛”了

  央行行长“定调”货币政策,保持币值稳定,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

  “千招万招,管不住货币都是无用之招”、“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‘毛’了,不值钱了”。12月1日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《求是》杂志刊发题为《坚守币值稳定目标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》的文章,金句频出。

  近年来,我国一直保持稳健货币政策,为何确定这一基调?实施政策有哪些着力点?在此时发声有何意义?下一步还将怎么做?易纲在文中都进行了阐述。  

  易纲回顾了20世纪“大萧条”以来货币政策大致经历的三个阶段演进。他谈到,2008年以来,主要发达经济体实施了空前的货币刺激,从降息到零利率、量化宽松等非常规货币政策,效果不及预期,发展金融业不能照抄照搬外国经验。对于货币政策的着力点,易纲称,包括总量适度、精准滴灌、协同发力、深化改革、促进内外均衡等。他指出,即使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趋近,我们也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,始终坚守好货币政策维护币值稳定。

  谈本源

  发展金融业不能照抄照搬外国经验

  在文章第一部分“从历史演进看货币政策的本源和目标”中,易纲表示,发展金融业需要学习借鉴外国有益经验,但必须立足国情,不能照抄照搬。

  国际上也有一些并不算成功的经验。易纲回顾了全球范围20世纪“大萧条”以来货币政策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演进,其中第三阶段始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主要发达经济体实施了空前的货币刺激,从降息等常规货币政策,到零利率、量化宽松、前瞻性指引乃至负利率等非常规货币政策,但效果不及预期。

  对此,易纲分析称,原因之一是经济增长趋势等基本面是由重要经济结构性变量决定的,比如人口老龄化将导致潜在经济增长和生产率增长减缓,储蓄增加、消费和价格水平降低等。其他原因还包括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使利差收窄等。

 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表示,2012、2018、2022这三个时间节点是中国宏观经济中长期走势中三个非常重要的节点,2018年,中国人口已开始负增长。劳动力减少导致劳动力增速下降,人口老龄化则会导致技术进步率和资本增速的下降。

  易纲表示,改革开放以来,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,我们从中国实际出发,坚持货币政策保持币值稳定这一本质属性,为改革发展稳定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,同时与其他政策形成有效配合,取得了重要的规律性认识。一是货币政策需要关注经济增长,又不能过度刺激经济增长。二是坚守币值稳定这个根本目标,同时中央银行也要强化金融稳定目标,把保持币值稳定和维护金融稳定更好地结合起来。三是货币政策不能单打独斗,需要与其他政策相互配合,“几家抬”形成合力。

  谈使命

  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“毛”了

  “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,保持币值稳定,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,是货币政策的使命。”易纲表示,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“毛”了,不值钱了。

  币值代表了货币的购买力。易纲表示,目前多数发达国家把2%作为通货膨胀目标。如果某国长期通货膨胀的客观和真实走势是1%,而中央银行为引导预期把通胀目标定为2%,并通过宽松货币政策进行引导,则结果肯定是事倍功半的。

  “正确的做法是,各国中央银行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来确定通胀目标,从1%到4%可能都是合理的选择区间。”易纲称。

 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表示,近来市场在讨论中国央行是否该降息时,一个争议点就是猪价持续上涨导致的通胀压力,以及房地产市场极具韧性的表现。不过在11月,包括中期借贷便利(MLF)、7天期逆回购等在内的政策利率先后下调,表明了央行相比于防通胀和控地产,更加关注稳增长。

  易纲表示,每个历史阶段的时代背景不同,面临的主要矛盾也不同,货币政策总的来看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有时不够及时、有力,有时又会走得“过远”。关键是要明确职责、定位和目标,既不畏手畏脚,也不大手大脚。

  谈基调

  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

  今年以来,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,30多个国家央行采取降息应对,美联储年内已降息三次,欧洲央行重启QE。易纲表示,即使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趋近,我们也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。

  在12月1日第四届(2019)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,当前发达经济体特别是像美国等国家原本实际利率已经到了1%左右,再降就变为零利息、负利息,这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、量化宽松政策,长远看是有害的,我们绝不能走他们的路子。

  “我们讲的当前实际贷款利率适当降低是两码事。他们是在1%往0%、往负利率降,而我们基准利率4%-5%,中小企业的利率在6%-7%甚至10%以上,影子银行出去的15%、20%都有。在这个情况下,我们适当再降一点,跟美国人降到零利息、宽松货币是两码事,不应该混在一起。”黄奇帆称。

  易纲还表示,在世界经济可能处在长期下行调整期的环境下,要做好“中长跑”的准备,尽量长时间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。“未来几年,还能够继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,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亮点和市场所羡慕的地方。中国经济增速仍处于合理区间,通货膨胀整体上也保持在较温和水平,加之我们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优势,应尽量长时间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。”易纲称。

  谈空间

  继续营造适宜的货币环境

  易纲将“总量适度”列为把握好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的着力点的首条。

  他表示,近年来,我国GDP增速从10%左右逐步降至今年前三季度的6.2%,同期广义货币(M2)增速从13%左右降至8.4%,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从15%左右降至10.8%。货币政策根据形势变化适时适度调整,总体保持稳健。

  “2018年以来,针对内外部因素‘几碰头’导致的信用收缩问题,中国人民银行及时出手、主动作为,先后七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大幅增加中长期流动性供应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有效对冲了信用收缩压力,稳定了市场预期。”易纲称,下一阶段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,保持货币条件与潜在产出和物价稳定的要求相匹配,实施好逆周期调节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松紧适度,继续营造适宜的货币环境。